Drift371

医患交流信件簿(一)

    (你来到了莱理疗养中心,门口接待处空荡荡的,曾经的医疗人员早已不知去向,白炽灯仍然通电,坏掉的灯泡偶尔闪烁,一切都和以往没什么不同,但这次你发现,某张办公桌上有一本薄薄的书册,上面书写的墨迹尚未干涸,看起来卡特医生还没走远。尽管仍然恐惧,你还是怀着好奇的心打开了它。)


提问者:昼耗子

Q:医生,你有想过试喝小丑的精炼毒酒来检验成分,或者是给别人喝来做实验吗?

A:当有其他实验仪器可供我使用,为何还需要亲自下手呢?请相信科学,至于前者,我相信在我调整及获悉适宜、相近的药物比例后,再斟酌是否有活体实验的价值会更有效率。

 

提问者:切尔诺做不完结课作业

Q:医生的眼睛总是暴露在外面呢,如果被血溅上了有什么及时处理的好办法嘛?

A:哦,有趣(interesting),客观地回答你,这存在两种情况,在我还需要闭眼和睁眼的时候,这个问题或许会给我带来困扰,我会用安全、无菌的方式解决它,但现在,……假如有血影响到视觉,只需要抬手擦掉就好了。

 

提问者:顾立业的老祖母

Q:医生医生,悄咪咪问一句你现在有男/女朋友吗?

A:你是指一段稳定的浪漫关系吗?很遗憾,我不需要将私人感情寄托在这上面。我拥有过更稳定,更效率的人际关系,不需要花费过多时间就能达到目的。要知道,洞悉某个人的本性以前,所作的任何行为都只是一种试探。

附注:假设抱有某种想象的许可,我会期待是一个聪明美艳的女性,她懂得如何在我的容忍范围内取悦我,那是相当完美的。

 

提问者:茶臼

Q:卡特先生,你是怎么在莱利疗养中心里生活的?里面有便利的设施吗(厨房,浴室,娱乐活动场所等等)?如果有,你会把这些设施和他人分享吗?

A:一个“生前”会困扰我的问题,请参考Q2,当然,适当的保持整洁是必要的,我保持较高使用频率的设施是书,办公桌及椅子,如果你想了解更多,还有衣柜,镜子和浴室,涉及到个人隐私,如有人与我保持亲密关系,并留宿过夜,我会与他一起共享。

 

提问者:一位梦中恶魔

(卡特医生在恶魔的单词上画了一个小圈用作重点,字迹尾端带着心情愉快的小小卷曲。)

Q:敏感点…啊不.不。不是这个。 你有什么恐惧的东西吗?

A:过去我会畏惧时日无多,是否能在生命终结之前获悉所有我渴望知晓的真相,但现在我无须担心这点……综上所述,克鲁格先生,你可以来我的梦中慢慢探索。

 

提问者:纺咕咕咕烟

Q:请问医生对恶灵有什么看法吗?或者说,它给了你“新生”,你对它是什么态度呢?

A: 在这另一种职业生涯刚开始不久时,我花上过不少时间推测它的动机,它给了我另一份工作,提供了另一种理解的可能性,然而,我可以告诉你,这是一种稳定的供需关系,双方保持协定上平等的条款——尊重,信任,我喜欢这两个词汇,这也是两个常被提上台面的漂亮词。

除此之外,我想做任何事时,它都没有管辖我的权利。

 

提问者:Twistwood

Q:请问卡特医生对其他屠夫的印象如何~

A:说来话长。我并没有见过每一个人,尽管确保消息来源,洞悉任意未知对我来说会更加安全可靠……我对宗教性质的东西感兴趣,像是一个声称被死神拒绝的梦中“恶魔”,又或是无法分清恶魔附身和认知障碍的杀手,这二者是极佳的实验对象,也许我能通往神乎其神的那一扇门。

至于其他人,我无意浪费时间在家庭伦理或人生不幸上,那太寻常了,仅值得在情感累积到达峰值时稍微停留观测,拥有完全道德感的个体是非常无聊的,假设某一位从出生开始起就未曾接受过任何干涉的人来到我面前,我会对如何剖析他天性中的残忍和恶意提起兴趣。

 

提问者:樱井弥

Q:请问医生有实验过电击除治疗和惩罚之外的其他用途嘛?

A:请详细描述你的问题。电击能达到许多我需要的目的,我能通过它强化自我暗示,增强催眠治疗效果,以及,它能达到共同心灵的层面;是的,我所言属实,绝无虚假。电流共通,达到一定频率时我能洞悉患者的过往经历,只要他学会服从,遵从纪律,这足以让我比他的父母更熟悉他本人,这份记忆将被用于后续治疗。


(你看完了这段时间的记录,不自在地体会到某种危险来临的前兆。你低头一看,静电火花悄悄蔓延在地面上,也许你该趁现在赶快离开,在卡特医生添加新的批注之前……)


继续开放医生ASK,有其他问题可在评论中跟帖

下一期医患交流信件簿(二)

一个关于医生ASK和找我点梗的群,欢迎来找我玩呀!↓

群号:808258802

 

 

 


评论(14)
热度(61)

↓ ↓

写手,混乱邪恶,主食医生中心,瘸及弗受
接受Herman Carter相关点梗及Ask
工作很忙,私信回复慢见谅

© Drift371 | Powered by LOFTER